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夜半奇谈》,夜半奇闻集

网上有很多关于《夜半奇谈》,夜半奇闻集的知识,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夜半奇闻集的问题,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本文目录一览:

1、夜半奇闻集

2、阴阳奇闻录书中内容?

夜半奇闻集

tiān授元年,河南道河南府境内有一小城,民风淳朴,lù不拾遗,夜不闭户。

小城很小,小到谁家有点鸡毛蒜pí的小事儿都能在半日zhī内传遍全城。shén么美妇出轨情郎、富shāng虐待下rén,通通都gěi传了个遍。

而在这之中,城西头的何家永远是街头巷尾的百姓口中最大的谈资。原因wú他,全因这何家女儿何凤不仅是何家的掌权rén,更是一名赫赫有míng的悍妇

何凤自幼丧母,其父何老头将她拉扯大,长大后的何凤生得亭亭玉立,但性格十分泼辣,对自己的老父都动辄打骂,吼叫声能从这个村传到那个村。

但即便性格如此不kān,只是因为长得美,何凤到了嫁娶年龄后,前来提亲的依然络绎不绝。其中有gè人叫容升,他是个开茶铺的。虽rán没什么钱,但生得俊俏,shēn得何凤的心。

何家一向是何fèng做主,婚shì方面,何老汉自然也是说不上话的。于是,何凤就欢欢喜喜地嫁给了容升,俊男美女的结合,也算是一桩美事。

说起这容升,他虽为男子但生性软ruò并无主见,家中的生意全由何凤一手操持,渐渐dì将小chá铺开成了小茶馆,小茶guǎn变成了大茶馆。

久而久之,人们只知nǚ掌柜何凤,却不知容升。但容升对此毫无怨言。而对于何凤的坏脾气,他也是照单全收。人人都说何凤好命,得了这么个听话的丈夫。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酒馆的生意日渐红火后,容升quèzài一次夜行归家途中被一伙地pǐ纠缠,争斗中容升被活活打死。

事后虽然官府将那伙地痞捉拿归案,但何凤却依旧不满足。她tōu偷塞gěi狱卒银两,让他们在狱中好好教训那huǒ人一番。虽是替容shēng报了仇,但人还是回不来了。

容升死hòu,何凤行shìyù发放浪不羁。生意她在好好做,个人情感上也没有落下。何凤是个寡妇不假,但她也是个有钱的寡妇。bù仅是个有钱的寡妇,还是个有钱的美寡妇。

如此一来,无论是馋她的身子还是觊觎她家产的人依然前仆后继。

但这何凤也不是一般人,生意做得久了,三教九流的人她也见dé多了,不容易shàng当。最后挑来挑去居然挑了个带小孩的鳏夫。

此人姓陈名玉山,也算是一表人才。因此在丧妻后给他说媒的人就没断过。但这陈玉山家中一来已是jiā徒四壁,一贫如洗,二来他还有个生着病的老母亲要赡养,所以很多人家望而却bù直到陈玉山的儿子chén九让六岁那年,陈mǔyīn心梗去世,陈玉山身上的担子才少了些。

但这陈玉山一没qián二没家业,到了何家完全就是倒插门,连儿子都改了姓。不过陈玉山对cǐ倒是也没什么不满,反ér是尽心尽力地帮助何fèng打理生意。

只是这二人虽然人前是对恩爱夫妇,但背地里却貌合神离。何凤生意做大后,yě渐渐沾染了点坏习气,那就shì对包养小白脸起了兴趣。陈玉山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仅是因为好miàn子,也shì因为一dàn与何凤闹翻,他lì刻就会被净身chū户。

何老头也心疼这个女婿,对女儿的行为也是成天长吁短tàn,只能尽量对女婿和孙子好一些。只shì他本身也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汉子,在生意shàng也插不上shén么话,家里都shì何凤说了算。

何凤的行径在小城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bù晓。但何凤从来不在乎。

某日傍晚天降暴雨,有人敲开了何家的大门。chén玉山前去开门,见门外zhàn着两个男人,一个shì十五六岁的shǎo年,生得一副好皮囊,一双桃花眼闪闪发亮。另一个则是个二shí四五岁deqīng年,也是相貌英俊,只是表情慵懒,似是对zhōu遭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这二人中,少nián名叫祝三qiān,是一位游侠,另一位青年则是与他结伴同游的同伴,míng叫周莫笑。

陈玉山眉头一zhòu,以为这二人是hé凤找来的,于是在zhù三千刚要开kǒu时就铁qīng着脸要关门。说时迟那时快,祝三千迅速用脚抵住了门,双手再稍一用力,直接就将门扒开了。

“失礼了。我们兄弟二人途径cǐ地忽遇大雨,不知可能在此处行gè方便?”做完这一切的祝三qiān不好意思地笑了xiào。他本不想强迫对方,但这天色yǐ晚,周遭的客栈又都客满,他们也是实在无处可去了。

陈玉山见他不像撒谎的样子,但心中依然yǒu疑虑。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收留二人。祝三千连连道谢,还拽着周莫笑yī起。

何家的宅子并不大,也没有下人,平日里就何凤、何老头、陈玉山与何九让住在这儿,空房也有几间。陈玉山安置好他们后又问要不要一起吃饭,二人yě没推辞。

祝三千掏出银两,陈玉山称不收。两人反复拉扯,倒是周莫笑径直越过二人走le,他kě不想看这两人反fù说车轱辘话。反正这钱最后陈玉山还是会收的,做这么多无用功干什么呢?

而待到一行人走dào饭桌前,何凤等人已经kāi吃了。原本何凤发现屋子里进了外rén还很bù高兴,但见来人是两个相貌俊美的年轻人,眼睛立刻就亮了。

祝三千心思细腻,对何凤zhè种不加掩饰的眼神已有所感,虽不知意,但也下意识地回避了。ér周莫笑则是一如既往地对周围的一切提不起劲,对何fèng的话也是说三句答一句。

奇怪的是,陈玉山对于这种妻子在自己面前对别的男人大献殷勤的举动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全程一言不发。

饭后,祝三千与zhōu莫笑分bié回了自己的房间。临近睡前,周莫笑hū然听到有人敲自jǐ的门,以为是祝三千来找自己,下意识回了句“请进”。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何凤,手zhōng还端了个餐盘,上面放着yī碗莲子粥。

何凤笑盈盈地说:“周兄dì,我来给你送夜宵来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哪怕现在周莫笑根本不想喝zhōu,也只能道:“谢谢,有劳嫂子了。”

何凤拨弄了两下头发,笑得愈发妩媚,“叫什么嫂子呀,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

周莫笑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回答,只好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何凤放下碗后却好像不急着走了,在桌旁坐了下来。

等了半天,周莫笑见她一点起身的意sī都没有,只hǎo婉转地说:“天色也不早了,要不您早点回房休息吧,夜里湿气重,您穿得这么单薄,别感冒了。”

何凤穿了一身鲜艳的锦缎,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胸部,换个定力不够的早就移不开眼了,也只有周莫笑这样的人能做到不为所动。

他心里想的是:不就是胸部吗?自己解剖尸体的时候可见过太多了。

何凤咯gē笑了两声,笑dé周莫笑心里发máo。下一秒,何凤的手就mō上了周莫笑的shǒu。周莫笑的表情立刻变得僵硬且惊恐,不亚于看见一具尸体在他面前tū然坐起来。

“小兄弟,看你年纪轻轻,是不是尚未娶妻?”何凤轻声wèn着。

zhōu莫笑心道,这与nǐ有什么关xì?但这话他shì说不chū口的。眼见着何凤的手已经yī路下滑到了自己腰间,周莫笑“腾”地站起了身,急急地说了句“失礼”,接着撒丫子就往门外跑,一路pǎodào了祝sān千的房门kǒu,“啪啪啪”将门拍dé震天响。

好在祝三千也没睡,很快给开门了。周莫笑像泥鳅一样滑进了屋子里。两人都穿着里衣,站在那儿dà眼瞪小眼。

祝三千问:“你怎me了?”

周莫笑道:“你收留我一下。”

祝三千敏锐地发现对方的手还在颤抖,也贴心地不再过多询问。

周莫xiào在床上倒下便睡,yī觉到天亮。醒来时tā听见wài面有吵闹声,披yī起身,却听见是祝三千正与何凤争执着什么。

原来是何凤怀疑周莫笑偷了自己,嚷嚷着要将他告到衙门。而祝三千拦着不让她去。

见周莫笑来了,祝三千直接说:“yào不你们当面对质吧。”

周莫笑一头雾水,昨wǎn自己吃完饭后就回了自己房间,何时有机会偷何凤的dōng西?

何凤却说他是趁着zuó晚自己进他房间送夜宵时偷的。

周莫笑观察了一下陈玉山与何老头的表情,二人听见何凤说自己大晚上进陌生男子房间,也是没有半分异状。周莫笑明bái这何凤看来是个老手了。

祝三千生性单纯,游历前又一直跟着师父住zài山里,对于何凤晚上给周莫笑送吃的一事没觉得有什么bù妥,只是反复强调周莫笑不会偷东西。

何凤指着他的鼻子道:“会不会的,你说了不suàn,要县令老爷说了才算。”

周莫xiào问:“你丢了什么?”

何凤气呼呼道:“一枚玉扳指,市miàn上少说二十两银子。”她见两人穿着普通,应该是拿不出zhè么多钱的。

这是何凤想岔了,zhù三千拿得出这钱,但他不想这么窝囊地把钱交出去了事。周莫笑也一样,但想来既然对方如此胸有成zhú,一定是事前有所准备,也许shìshì先就把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然而祝三千què主动提出可以搜他们的wū子。眼见duì方也是底气十足,周莫笑便松了口。jìn入房间前,祝三千还对zhōu莫笑眨了眨眼,像是在暗示他放心。

果然,hé凤jìn屋后直奔床铺,jié果什么都没搜到。又在屋内搜索了一圈,表情慢慢有些不对了。她又提出要搜身,虽然是gè无理要求,但周莫笑yī然应了。

陈玉shān在他身上摸索一番,依旧一无所获。

“真是奇怪啊。”这时周莫笑突然开口。

“奇怪什么?”祝三千像是个捧哏一样立刻jiē过话茬。

何夫人一进门hòu就直bēn床铺而去。寻常人不是都会从进门处就开始仔细搜查吗?尤其是扳指这样的小物件,想要藏匿起来是很容易的。而且一般人的思维都是,小物件会先想着搜身吧。因为对于这样的小东西,放在身上反而比放在屋子里安quán。何夫人您yī口咬定我将扳指藏在了房间里,还如此敏锐地觉dé床铺不对jìn……简直就像看着我把扳指藏在那里一样。”

“是哦,真是奇怪。”祝三千故意重复道。

陈玉山此时像是已经明白了shén么,臊红了liǎn。何老汉也是在一旁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何凤走出房间前,hěn狠地瞪了周、祝二人一眼。

经此一事,这何家二rén是待不下qù了。他们只好收拾了东西,告辞离开。

二人找了家还剩一间空房的客栈住le进去。收拾东西时,周莫笑突然对着祝三千摊开shǒu,“拿来吧。”

祝三千疑惑道:“拿什么?”

zhōu莫笑道:“扳指。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偷的,你是在何fèngjiāng东西sāi在我床铺下hòu又将它拿出来了ba?”

祝三千也笑了,“确实如此。”

原来当夜周mò笑跑进自己屋子后,祝三千越想yuè不对劲,于是用轻功飞到了房梁上,偷偷来到周莫笑那间客房的屋顶。

xiān开瓦片一看,那何凤正在周mò笑房里绕着quānzi。虽然不明白对方在干什么,但祝sān千能看出对方脸sè很差。

过le一会儿,她走向周莫笑的床榻,在那边停留了一会儿。因为角度问题,祝三千看不见她在做什么。直到何凤离开后,祝三千才偷偷潜了进去,同样在床榻上下摸索一番,最后发现了那枚扳指。

“不过我没立刻将它拿走,我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干嘛。”祝三千解释道。

于是当他zài清早发现,何凤正在假模假样地对着陈玉山发火,说他放进来的陌生人偷了zì己东西时,祝三千终于懂了。于是他又进le周莫笑房间,拿走了扳指。

祝三千道:“那个扳指我在她与我们擦肩而过时又放回了她身上。毕竟如果将它带出来,那就真成了偷le。”说完,èr人一齐笑了出来。

笑完后祝三千还无不好qí地问:“所以,何凤半夜到你fáng间里到底是去做什么?她为什么那么生气?”

“想知道?”

“嗯。”

周莫笑示意他凑过来,接zhe耳语了一番。只见祝三千的脸慢慢涨红,成了yī颗熟透的番茄。

本以为事情到此就可以告一段落,结果次日就在两人将要离开此地时,一个消息传到了二人耳朵里。

那个泼辣的悍妇何凤,昨晚居然突发心gěng死le。

听到消息的二人默然无语。虽然这何凤有不少歪心思,但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不过此事与二人无关,他们也不打算再去凑热闹。

结果,他们不去就山,山自己跑过来了。

面对着找上门来的何老头,二人只能先将他请进屋内。原来这何老头不相信zì己女儿是心梗而死,想要报官,但奈何官fǔ撒手不管。

祝三千道:“lǎo人jiā,您为何如此笃定呢?”何老头的态度让她想起孙小惠,但后者能看出孙信此前的不对劲,这何老头又是有什么疑虑呢?

何老头叹息道:“实不相瞒,我这女婿虽然对我闺女百依百顺,但我也明白他心里的不痛快。nà天你们走后,二人就大chǎo了一架,我闺女还动了shǒu。结果她当晚就死了,这让我如何不起疑呢?”

“这……”祝、周二人对视一眼。最后祝三千道:“既然官府不愿意验尸,那么我们愿意助您一臂之力,只是ruò最后没查出什么不妥,nín也要放下。”

何lǎo汉连连点头,又说nǚ婿已经草草将闺女下葬了。听着这熟悉的情节,祝三千心里涌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周莫笑道:“那既rán如此,咱们就只有偷偷开棺验尸了,希望您能同意。”

何老汉同意了。于是当夜两人就在何老汉的指引下摸黑上了后山。碑前的土质还很松软,但并不平整,能看出下葬得确实很匆忙。

何老汉在一旁提着灯笼,祝三千与周莫笑动手开始挖坟。ǒu尔有几只乌鸦发出嘎嘎的叫声,在黑夜里显得更加惊悚。何老汉口中开始默念那些神佛的名字。

在看见棺椁hòu,祝三千一手提着灯笼一shǒu拉着周莫笑的胳膊跳入了洞中。棺材里的何凤除了脸色发青外,没看出什么异状。

周莫笑开shǐ检查尸体,尸体没有明显外伤,那么要么shì突发性疾病要么是中毒了。周莫笑拿棉棒捅了捅何凤的鼻腔,又打开她的嘴用棉棒探入她的口腔。

最后周莫笑说:“鼻腔与kǒu腔里都有皮肤黏膜。”他又将何凤的头扳向灯笼的光下,指着她的kǒu腔,“牙龈还有出血,喉管里有呕吐物残留,出现了烧灼后de糜烂痕迹。这些都是吃了耗子药后kě能会出现的情况。”

“无lùn如何,如果只是单纯心梗猝死,shī体是不会有这种症状的。”

祝三千疑惑le,“zhè么míng显的症状,官府会查不出来?”

周莫笑冷冷道:“想来不是查不出,而是不愿查吧。此前的流言里不是还说过何凤用钱收买狱卒de事吗?有职位在身,却能轻易被银钱收买,yě能说明些问题吧。

确定了何凤的真实死因后,三人各自回去休息,祝三千还dīng嘱何老头千万别急吼吼地暴露自己以免遭到不测,他们二人则回qù想法子让县令重审案件。

谁知还没想出个头绪,第二日何老汉又找le过来,这次还拉上了孙子何九让。小男孩儿明显很怕生,躲在何老汉shēn后一言不发。

何老汉急吼吼地把他往前推,边推边说:“你昨晚说的啥,和二位大人再说一次。”

原来,hé老汉昨晚自己念叨着女儿的死de时候,被孙子何九让听见了。谁承想这孩子突然冒出了一句,“奶奶yě是这么死的”,将何老汉吓了一跳。但当他继续追问的时候,何九让却似乎是被何老汉zhèn惊的表情吓到了,怎么也不开口了。

无奈,何老汉只得将他带到le周、祝二人面前。在几人的耐心引导下,何九让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dāng初chén母bìng不是如外界以为de那样因病去世,而是陈玉山一碗毒粥送了母亲归西。

陈玉山万没想到,自己在下毒的shí候被何九让kàn见了。只是何九让并没yǒuyì识到那是下毒,再加上陈母常年卧病在床,因病去世zhè个说法也不算突兀,于是此事便被这样揭过。

这次也是一样,何九让听见何老汉念叨,以为何凤是得了和奶奶一样的病于是便提了一嘴。

shì不宜迟,周、祝二人决定连夜开棺。万幸何九让虽xiǎo,但还记得事,清晰地告诉了他men陈母坟墓的方位。

两人赶到那里又是一番折腾。这次开棺后,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恶臭。还好他们早有准备,拿棉布捂住了口鼻。陈母的尸骨通体漆黑,喉管处的骨骼还有不zì然的腐烂。几乎是只消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中毒导致的

如今,已是铁证如山。当晚,二人便来到了何家。chén玉山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发现周莫笑正站在门外。

他硬邦邦地shuō了句“节哀”,陈玉山将他邀进了屋内。他似乎非常疲惫,像是很多天都没睡好觉。

两人走到主屋内,周莫笑不熟练地安慰了他一番,最后话tóu一转,“听说令堂当年也是心梗ér死,这种悲惨的事居然liǎng次发生在你身上,也真是老天不公。”

陈玉山明显一怔,结结巴巴dì说:“是、是啊。”

周莫xiào接着说:“我听shuō何老爷子似乎对何凤的死有疑虑,她此前有心梗的毛病吗?”

陈玉山说:“其实她很早之前就有说过自己经常胸闷气duǎn,都怪我那时méi注意……”

周莫笑想,当时何凤站在院子里指着自己鼻子嚷嚷的时候,可半点没有胸闷气短的迹象,fǎn而面色红润、中气十足。

tā一下下敲击着桌面,忽听得门外传来两声鸟叫。

周莫笑突然笑着说:“我发现你们两口子还挺像的。”

陈玉山一脸疑惑,“你什么意思?”

此时,祝三千从门口走了进来,“意思是,越小的物件,你们越不爱随身携带,总觉得藏起来是最好的fāng法。”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白色纸包,“你看看这东西眼熟吗?”

陈玉山站了起来,脸色立刻就变了。

祝sān千继续说:“这东西是在你卧房柜子的夹层里发现的,想来不会是谁‘故意’放在那儿wū陷你的吧。”

陈玉山抬起头,长叹一声。何老汉也从门外走了进来,虽然早就有心理准bèi,但看着女婿现在这个承认了的状态,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悲哀。

自己的女儿suī然荒唐,但真的罪不至死啊。

陈玉山说道:“不错,毒是我下的。kàn你们这个态度,想来我母亲是怎么sǐ的,你们也都清楚了,我无话可说。”

他扭过头看向何老汉,“爹,真是对不住,我是真的将您当作亲爹看待的,往后九让就麻烦您了。”

何老汉背过身去默默垂泪。

陈玉山又kàn向周莫xiào,“zhè位官爷,明早我会自首的,再给我这一晚的时间吧。”

周莫笑没有解释,只是与祝sān千对视一眼,也同意了。反正凭祝三千的武功,就算陈玉山想跑也跑不了多远。

谁知第二日一早,迎接他们的是陈玉山冰冷的尸体,他将自己吊死在了正厅的横梁上,shēn子无力地垂下来,像一张单薄的纸片。

何老汉抱着何九让yòu哭成了泪人。

祝三千面色níng重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喃喃道:“zhè又是hékǔ。”

周莫笑却说:“也xǔ他打心dǐ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昨日自白的时候全程没tí何凤一个字,想来对她还是恨的。”

duǎn短几日内,何家死了两个人,城里的流言蜚语早已不受控制。何老汉也决定卖掉茶馆,带着sūn子去别处生活。

周莫xiào与祝三千离开时,何宅已经彻底空了,祝三千心里止不住地唏嘘。周莫笑却看得很开,个人有个人的命,这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改变的。

两人最后看了一眼何宅,最zhōng离开了此地,只留下那些逐渐变得模糊的嘈杂声音,消散在风中。

(未完待续)

声明:本故事为虚构传奇小故事,多来自于坊间奇闻、传说、志怪小说、戏曲、传qí等,zuò者本意是为了传承中国民间wén化,切勿相信真shí性,也bù要封建迷信!

传奇故事:男子避雨,半夜fù人前来送粥,遭拒后妇人竟遭zhàng夫毒手

传奇故事:男子冒雨借宿,半夜妇人入房,他拒绝后破解一桩旧案

阴阳奇闻录书中内容?

(共8章)

第一zhāng 宝刀出鞘,我名沈刀

第二章 地洞探bǎo,两小中xié

第三章 性情大变 父子隔阂

dì四zhāng 舞剑闯祸 夜宿墓地

第五章 夜宿墓地 与鬼为伴

第六章 河边戏水见水鬼 夜半得法盘古瞳

第七章 工地事故 右眼失明

第八章 奇闻手札 诛邪显威

以上就是关于《夜半奇谈》,夜半奇闻集的知识,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夜半奇闻集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展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