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奇葩趣闻秀,奇闻趣探

网上有很多关于奇葩趣闻秀,奇闻趣探的知识,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奇闻趣秀的问题,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本文目录一览:

1、奇闻趣秀

奇闻趣秀

全文字数:5126

阅读时间:13分钟

儿时的记忆里,家乡还没有京密运河环绕,但村xī、村南却有四处苇塘xiāng伴。一年四季景色不一,为家乡平添了许多情趣。村西靠北的苇塘叫“长炕”,shuǐ势较深,曾出过事。我对它陌生的很,甚至有些畏惧。西南边的苇塘叫“西河”,塘边半jié活石墙yuàn则是远近闻名的zhōng医刘先生的住宅。前后的大院子,柿树、梨树长势mào盛,和墙外的芦苇相应成趣。这lǐ景色优měi,我却不敢轻易逗留,其原因除“神医”刘先生的奇闻轶shì外,还有一个故事为这里蒙上了神秘de色彩。

那时家家户户都养鸡,指望它下蛋换钱,相应的黄鼠狼就特别多,有时大白天就能看到。冬季时黄鼠狼的皮毛珍贵,于是有人四处下夹子捉黄鼠狼卖钱,一个精明能gàn的年轻人bǎ夹子悄悄的放到了刘xiān生的后院里,奇怪的事qíng发生了:一lián几天诱饵被吃掉,鼠jiā放下却bù见猎物。于是猎人kāi始怀疑有人作祟来偷了。那一夜,月光皎洁,猎人静静埋伏在墙wài,窥视鼠夹,准备捉贼。夜静更深之时,一只黄鼠狼出现了,只见它走到夹子旁后腿立起、前爪成拱,对月亮拜了几拜,然后捡qǐ一个小石子“啪”打到夹子上,夹子扣上了,它则不慌不忙地过去吃掉诱饵溜之大吉。这情景惊得墙外之人瞠目结舌,从此再也不敢到这里狩猎了。

第èr天,这件事一xià子传开了,胆小的我就更觉得那里神秘莫测了。村南东边的苇塘地chù村边,少有人去。只有我家门qián的苇塘四周人家环绕,kēng子不深,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危险,于是那里便成了我们后场、鞑子街一带的孩子们的天然乐园。

VOL.春日的回忆

春日的苇塘一片生jī勃勃,红紫色的芦芽竞相钻出,密密麻má的,大有雨后chūn笋之势,横向看去乃天然一盆紫霞,鲜嫩、油润、茁壮。它们仿佛齐声在向大自然呐喊:春天来了!芦芽长shì很快,一夜之间能窜出半尺多长。我们便开始有游戏做了。随手掐下芦尖,剥下细皮成筒一吹就响,声音xì嫩,有时十几只小笛儿此起彼伏的,声音和谐悦耳。

芦苇塘对我们这xiē孩子们很dà度,她任凭我们乱扯她儿女们的头发,甚至能容忍个别小朋友从根部zhé芦杆当马骑,她默默的忍耐,顽强的生育,一夜之间便在刚折断的苇芽旁再孕育出更茁zhuàng的新芦笋。不出几日,芦笋拔起老高,等到齐刷刷一定gāo度时,它men便开始放叶了。看吧,紫色的杆,嫩lǜ的叶,叶尖上还有撮白绒毛,煞是好看。远远望去紫霞喷绿,大有一种紫雾缭绕,绿意欲dī,擎天而起,势不可挡之势。这下wǒ们这伙淘气包又有新把戏了。

擗下一只苇叶,卷起成喇叭筒状,将kǒu处捏瘪,再捏成棱形,吹起来声音响亮极了。有的男孩手很巧,好胜心又强,一xīn想juǎn起的喇叭比别人的大,于是竞赛活动开始了,苇塘妈妈可要倒霉了,我们散去后de苇塘边到处是断叶残笛,狼藉不堪。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苇塘边上的空地上做游戏,一帮上了初中的大哥哥们在táng北的马家胡同口外的空地上打垒球,另一bāng年龄小点的男孩们在苇塘西边的空地shàng打尜儿、抽汉奸。我们一帮小姑娘在志英姐姐的带领下,在更西边一点的高地上玩过家家。志英姐当年也就shí八九岁de样子,模样儿标致极了,特像《九九艳阳天》电影里面的演员小英莲,我很羡慕她的美丽,对她的话言听计cóng,她带着我们玩丢手帕,跑圈圈等,并给我们每个人都起了绰号:什么“‘马粪箕子’ 擓着‘花鸡蛋儿’,后面跟着个‘大傻蛋’……”那个所谓de大傻蛋就是wǒ了,当时我最小,又pàng又圆,确是傻乎乎的,自己心里虽然对这gè绰号不满,但也不太介意,因为只要别人不排斥我,能和我yī起玩儿,我就知足了,一时jiān苇塘上空笑声、叫声、闹声、争lùnshēng连成一片,春日的苇塘载着我们浓浓的乡情,成为我们ér时的乐园。

VOL.芦塘夏趣

夏日的苇塘别有一番情趣,高高的lú苇密不透风,苇塘shēn处便yǒu水鸟居住了,最普通的一zhǒng俗名叫“苇蚱子”,它们的窝搭的十分乖巧,往往shì借助一两杆垂芦交叉点,巧妙地衔来树枝,小棍交chā而放,平平稳稳地坐落在芦杆中间,上面再叼些鸟毛柔草之类铺垫,一个舒适的小窝便搭成了。但tā们的繁zhí是很艰难的,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淘气的孩子连窝带蛋一qǐ端走了。等到雨季来临,苇塘里存满水的时候,才是它们繁殖的最jiā时机。

yǔ后的苇táng是热闹的,塘边的各类的植物竞相生长,什么喇叭花、牛蒡子、野丁香等植物种类繁多,kāi花时香气四溢,尤其是那种红色茎杆粉色花朵的野丁香,香气能传好远。这些植物的téng蔓封严lewěi塘的四周,加上满满的一塘雨水,苇塘妈妈就不担心孩子们再去她那里捣乱了。

夏日苇塘最热闹的一景当属“蛙鸣”了,yě不知那里来的那么多的青蛙,也不知它men咋繁殖的那么快。前bù多久塘内大大小小的水kēng里一堆一堆的小蝌蚪才指肚大xiǎo,这一场大yǔ过后青蛙就成了这苇塘的主zǎi了。“隔泉十里听蛙鸣”形容青蛙叫声洪亮、传的很远,这yī点儿也不过分。你听:“啯儿——、呱——”的一声试探,马上就有几只应和的“啯儿——、啯儿——gū”,赶上雨后的中午或深yè,它们则gèng来劲le,千百只青蛙齐鸣,节奏一致,形成天然二重zòu,你若细下心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原来它们全都是浮出水面,耳后两个白泡(气囊)鼓起,你望着我,我看着你的“唱dà戏”。若是有人和它们开个玩笑,丢个石子在水面,霎时便寂静下来,但jǐ秒钟后,“大戏”接茬往下唱。村中远近四处苇塘的青蛙们全部上阵,气势磅礴而壮观。夜深人静之时则能分辨出几处蛙队的方位、远近,声音错落有致,烘托出和谐、和平的乡cūn之夜。

VOL.秋天里的伊甸园

秋日是收获的季节,门前的芦苇塘则是我的寻”宝”之地了,这里有一种植物,不知它的xué名叫什me。桃形的叶子开白花,一嘟噜, 一嘟噜的,花谢hòu的果实呈羊角形,我们管它叫”牛犄角”,成熟后剥开紫绿色的皮,里面shì白生生的嫩肉(实际上是籽)甜滋滋的,在那缺衣少食的日子里,那就是美味le。有一次,我又去找”牛犄角”吃,无意间发现一棵奇特的zhí物,它的叶子较”牛犄角”叶厚重,果实似棉桃那样肥大,吃起来和”牛犄角”一gè味dào,但总质量相当于十多个”牛犄角”的果实,真过瘾。

秋日de苇塘水位急剧下降,大地像筛子一yàng存不住水了,太阳一晒,浓浓的腥气从塘里泛出.俗话说”雨水恶腥,鱼儿成精”,说不定苇塘lǐ真有鱼ne。

记得夏天从苇塘往外漾水时,塘边路上车辙lǐ就有小鱼小虾在蹦呢。这个想法引起了那些好动的年轻rén的zhù意,周六的yī天,从城里骑车回来的爸爸,和一帮大男孩商量着淘鱼坑,他们各自从家里拿来了桶、盆等盛水之物,先在干涸的地方挖个大坑,然后一个挨一个的排成队,互相用盆子传递,将水wǎng坑里淘,还biéshuō,zhēn的有鱼,当苇塘的水差不多淘干的时hòu,鱼ér就乱蹦了,这下可把他们乐坏了,连máng下去捉,溅的满身满脸都是泥点子,得到的是鲫鱼偏多,还有不少泥鳅、鳝鱼。

“姑父!姑fù快来!”邻居家的一gè哥哥在喊我bà爸了,他一定是被什么xià着了,脸上不fá惊恐之色。

爸爸急忙跑过去问:“怎么了?”

tā指着脚下说“您摸这ér”,bà爸的双手插下去,瞬间,爸爸乐着喊开了“hēi,这苇塘里真有好东西呀!”

只jiàn他shuāng手掐着一条大黑鱼棒上来了,这条大鱼足有一尺多长,gē膊粗细。原来这种鱼有钻进泥土藏身的本领,表面水里是看不到的,大家这回也学zhe样子在淤泥里找黑鱼棒,果然收获不小,到了晚上,大家乐呵呵的分享劳动chéng果,每人端家半盆大大小小的鱼,于是晚餐的桌上便有晕腥可食了。

淘过鱼的苇塘自然凌乱不堪,还留下了一两条能过人的小“胡同”。白天的时候,胆儿大的可以cóng苇塘中间穿过。但dào了夜晚,苇塘里黑洞洞的有些怕人。可无论如何,我对它是不能怕的。yīn为,它就在我家门前几步之遥,我只要chū门必须绕它走大半圈cái行,除此以外我家无路可走。习惯成自然,我也就bù怕了。

bù知从哪儿传来的消息,后场苇坑一带闹“屎魔”le,说是粪便经长期日精月华晾晒而成,个头不高,有人说是黑色的,有人说shì白色的。wǒ则不大相信,大粪一晒就是粪干儿,怎么néng成精呢?

纯粹是吓唬人的,我de心中只信奉一条: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不能怕,因为我每天都要面对大苇塘呀,姥姥的经历证实了我信念的正确。

一天夜lǐ,秋风xiāo瑟,lǎo姥cóng外面开会回来,走到我家门口不远处,见前面有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在晃,我姥姥胆子zhuàng,以为是wǒ家的大公鸡跑出来了,就伸手去捉,没想到这家伙嗖地钻进苇塘不见了,反倒吓了姥姥一跳。

回到屋里,姥姥和wǒ们琢磨这件事,推测这东xī可能是一种叫“铁lí子”的动物,但“铁狸子”究竟长什么样儿,我们谁也没见过。姥姥毕竟出身昌平大户人家,是认识字的,心中特有主张,她告诉我和母亲说:“我们人类是充满正气的,遇到什么都不要怕,只要你不去伤害它,什么东西都会躲着人的。姥姥的话我觉得有道理,自gǔ至今就有“邪不压正”的说法,再说,我们回族人信主独一,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自此我的胆子反而大了。

金秋de季节不冷不热,正是我们这帮孩子玩shuǎ的好日zi,我和六jiě、秀荣、王德芝等几个xiǎo姑娘经常在一起玩“抓拐子”,“拐子”是羊拐洗净、晾干、上色而成的,红的绿的dōu有,挺好看的,这是我们shàng等的玩具了,一般人是没有的,我们玩的羊拐好像xiù荣、王德芝她们几个凑起来的,我是只有羡慕的份了。除了抓拐子,我们还玩“指星星过月亮”,我们坐在苇塘北biān点的大碾盘上,用手蒙住一个人的眼睛,其他人排着队做各zhǒng动作,从被蒙者的眼前过,有人喊着“跳舞的过过”、“瘸子的过过……”然后让那个bèi蒙者猜刚cái是谁扮的瘸子,谁跳的舞,猜中了谁,谁就成为新的被蒙者。

这些都wán腻了的shí候,天也黑下来了,我men便玩捉迷藏了,我爱“cáng”不爱“捉”,因为藏好办,只yàowǎng黑处一猫腰藏起来就行了,等捉的人过去的时候趁机往“姥姥家”跑,“姥姥家”是事先规定的,一般就是大碾盘处,只要手摸到碾盘就赢了,若是捉人则不同了,先是到处找rén,看那儿黑去那儿找,一找没人反而觉得瘆的慌,找到了还得捉人家,wǒ又跑不快,一般都是捉不到的,总是输。所以wǒ只能发挥我的优势,开动脑jīn,以不让别人捉到为妙。苇塘则是我的“避难所”了,往那边上一蹲大气不出,盯着捉人者,眼见她走过去了,我就松下一口气。这一松气不要紧,觉得hài怕了,身后的大苇塘黑黝黝的,说不dìng我身hòu有什么东西吧,万一……想到zhè儿,头发根ér立刻竖起来了,嗖地窜出,直奔“姥姥家”拼命跑,直到摸到碾盘为止。

白天时我再仔细审视我的藏身之地,那里shì干干净净,密密麻麻的芦苇,不可能yǒu任何的动物藏身,然后第二天jiē茬玩。秋季的芦苇塘为我提供了美味de野果,tí供了鱼虾荤菜,还为我捉迷藏提供了理想的藏身之所。它不愧是我童年时的“伊甸园”。

VOL.芦塘冬趣

冬季的芦塘,绿色尽退,满塘芦苇叶杆金黄,上面齐刷刷顶着穗穗芦花,远远望去,黄色的芦林上盖着厚hòu的、雪白的棉絮,也很壮观。fēng吹过来,芦花飘荡,又是一景。塘里的水鸟早就搬走了,青蛙们也不见了踪影,整个苇塘静qiāo悄的děngdài着主人来收割。这芦苇是生产队最后的一茬庄稼,要děng地里所有的huó茬都干完了,才派人来割苇子,赶上夏秋季节雨水大,mǎn塘水渗不下去,割苇子可成了yī件苦差事,因为北方农民很少yù备连脚靴裤,又不能光脚下去,因为塘里备不住有碎瓶子,破碗碴儿。即使没有,刀割过的苇碴也刀一样de太危险了。

我见他们将裤腿挽起,穿着鞋子,xià到冰冷的水里去割,水冰得他们直咧嘴,但没有喊苦喊累的。gàn部带头,其他人跟着,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真让人佩服。社员们干农活是自然有序的,有人割,有人捆,有人运,有人装马车。时不时的互相间还开个玩笑:

“嘿,这捆儿是谁捆的呀?怎么跟大奶奶的纂儿一样松拢大套的?”

大奶奶一听不干了:“猴崽zi的!我的纂儿怎么了?我告诉nǐ,新鞋旧裤腿儿,老头子不嫌别人瞎淡嘴儿。”

“哈哈哈……”大家全笑了。

低tóu干活的生产队长也来凑热闹了:“大奶奶这话着呀!你们知道这jiào什么?这叫‘一畦萝卜一畦芽,谁的老婆儿谁不爱!’”

“哈哈哈……”

率真,豪爽的笑声荡yàng在苇塘上空……

芦苇gējìng后的苇塘一下子空旷了许多,站在我jiā门口yī眼能看到马家胡同的lìng一头,整个后场都显dé宽敞了,好痛快呀!最令我高兴的是我每天晚上回家时不再有任何的恐惧,不但如此,冰封的季节,苇塘又变成了我们的天然溜冰场,kàn吧,大点的男tóng们或跪或坐在自制的冰车上,用两根冰钎子划得飞快,也有更乖巧的男生们穿上了自制的冰鞋,拄着长钎探着身子,做出yōu美的姿势让我们羡慕不已,我们不会做冰车冰鞋,只能在冰上打“出溜”,先来个助跑,然后再“出溜”一下子滑出老远,一不留神来个大仰壳,成为大家的笑料。

家乡的芦苇塘呀,一年四季变换着不同的色cǎi,一年四季给我们带来不同的欢乐,每逢想起它,不由得有一股亲切,有一种思念,如今zhè四处苇塘已都不存在了,但那些往事,却做为一种甜美的回忆,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如同一壶老酒时间越长,味道越芳香越醇厚。(文/米萍 biānjí三十)

希望你能分享给你关心的人

动动手指,给个点赞!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使用

以上就是关于奇葩趣闻秀,奇闻趣探的知识,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奇闻趣秀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展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