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奇闻趣事怪谈,奇闻怪谈

网上有很多关于奇闻趣事怪谈,奇闻怪谈的知识,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奇闻异事怪谈的问题,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本文目录一览:

1、奇闻异事怪谈

奇闻异事怪谈

清朝末年,在东北的一个xiǎo县城,有个jiào王贵才的汉子,从小胆子就大,rén称 “王大胆”。王dà胆èr十岁那年,经人tuī荐进了县衙做了名刽子手。这guì子手虽说不是什么好差事,但养家糊口不至于冻着饿着,所以王大胆干此营生一干就是三十几年。

这一年正赶上同治爷驾bēng,光绪爷即位,天下dàshè,衙mén里的事不多,所以王大胆也清闲在家,没事喝喝酒,遛遛鸟,hé老伴拌几句嘴,dào也有滋有味。这天他正坐在自家小院的葫芦架下就着花生米喝酒,老伴忽然慌慌张张地从门外跑了进来,手里摇着一封信,喊着:“老头子,老头zi。”

王大胆端着酒盅眼dōu没眨,喝了一口酒后,沉着脸把酒盅放到桌上说:“老太婆,吵什么吵,跟le我这么多年,胆子还这么xiǎo,什么事把你吓的?”

老伴的眼睛有些发直,她把手上的信yī递:“你,你自己看吧。”

王大胆漫不经心地接过信说:“咱家可好久没有信了,这是从哪里来的啊?”

老伴伸手向那信封上指了指:“信局sòng的,打盛京来的,那上面,那上面……”

“那上面怎么了?”王大dǎn边说边向信封上瞧去,这一瞧不打紧,向来胆大的他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封信不是别人来的,是他的外甥,小名叫元宝的人写来的。

这元宝可是王大胆的亲wài甥,因为他姐姐、姐夫死得早,自己又没儿女,所以这元宝自小就在他家,说起来和亲生儿子没什么区别。按理说qīn外甥来信,应该高兴才是,但王大胆却无论如何都乐bù出来,因为他这个外甥早在五年前jiù已经死了,一个死人又怎么会写信来?

这事要是搁在别rén身上早就沉不住气了,不过王大胆却没动声色地拆开了信,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信上的意思大概是说,谢谢舅舅在五年前的救mìng之恩,外甥如今已经在盛京城里落住le脚,并且娶了媳fù,生了儿子,听说皇帝驾崩,天下大赦,这才敢给舅舅写信,请舅舅去盛京的家中坐坐,一来谢谢舅舅的救命之恩,二来多年不见,叙叙亲情。

看完信后,王大胆把信上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对老伴讲了一biàn,老伴战战兢兢地说:“老头子,你看清楚了,那上面确实是元宝的笔迹吗?”

王大胆点了点头,老伴有些坐立不安了:“元宝不是在五年前被你亲手斩了吗?杀头那天还是我去gěi他收的尸呢,jiù葬在城西的山下,咱俩年年过节的时候都去给他烧纸,这不会是他从阴曹地府写来的吧?”

王大胆一拍zhuō子:“hú扯,nà信shàng明明说现在娶了媳妇生了儿子,怎么会是鬼ne!”

lǎo伴犹豫了半天说:“老头子,是不是你杀的那个人不是元宝,是个替死鬼,你偷着把元宝给放了?”

王大胆摇了摇头,半天没吱声,他打算qīn自跑趟盛京看看。可这个事实在太过guài异,他担心老伴自己在家害怕,便把她安排到邻居jiā,然后一个人坐上了去盛京的马车。

那年月交通不发dá,马车走得慢,就是百十lǐ地也要走上一天,王大胆是后半夜上的车,算下来大概要次日下午才能进盛京城。车里算shàng他一共坐了三个人,因为世道不太平,土匪横行,所以出门的人很少,那两个人看起来像shì做买卖的,一路上抱着钱褡子,打着瞌睡。

但王大胆却怎么也shuì不着,他始终在寻思信的事……

要shuō元宝这孩子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人,都怪他们两口子从小给娇惯坏le,这孩子长大后横行乡lǐ,不务正业,后来又结识了几个地痞无赖,整日歪戴帽子反chuān鞋,见人自称是大爷,简直成了一bà。

可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在五年前,元宝不但骗财还动手杀了人,被官府捉了去,判le个斩监候。

处斩元宝的前两天,王大胆去监狱探望他,元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说:“舅舅,你这次无论rú何都要救我,我爸mā死得早,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le!”

王大胆何尝不想救他,可元宝犯了法,shā了人,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刽子手,就算是县太爷也救不了他。

后来经不住元宝的一再哀求,王大dǎn只好对他说:“外shēng啊,舅舅告诉你一个办法,只要你听我的话,按照我说de法子做,就yī定能活命。”

元宝又给王大胆磕头,哭着说:“舅舅,我长这么大从没听过你的话,这次我一定听你的。”

王大胆叹了口气说:“你记住,处斩nǐ的时候,会是舅舅亲自动手,只要县太爷在台上一喊斩,我bǎ刀举起来时,你就闭上眼睛用力向前跑。”

元宝哭着说:“我全身上下都被绑着,怎么跑得了?”

王大胆说:“你别管那些,到shí候你只要两眼一闭,心中想着,然后拼命向前跑,别回头,你就一定能跑得了。”

其实这些huà都是王大胆编出来骗元宝的,一个临刑的犯人被绳子绑得牢牢的,四周又有那me多衙yì看着,又怎么跑得了呢?王大胆只是xiǎng让元宝死得平静些,少些痛苦,才想出这么个办fǎ来安慰他……

王大胆想到zhè里,不禁摇了摇头,又过了许久,马车终于进le盛京城,下车后王大胆按照信上的地址,费le好大的劲才找到元宝信上说的地方,nà是位于城西的一间杂货铺,经营yī些日常bǎi货等杂物,pù面不大,却整齐干净。

王大胆在铺子外面站了好半天,两条腿就像灌了铅yī样,长这么大tā遇事还从没这样犹豫过,眼下这事太玄le,不能不让他仔细思量一番。最后,他一咬yá,一跺脚,推开了杂货铺的门走了进去。

这间小铺子里面收shí得井井有条,柜台后坐着一个年轻的nǚ人,抱着孩子,嘴里哼着儿歌。那小孩看mó样也就两三岁,一只手yáo着拨浪鼓,一只手拿着零食,小脸上一副甜蜜的笑容,惹人怜爱。

那女人jiàn来了客人,急忙站起来,对王大胆说:“xiān生想买点什么?”

王大胆四下打量一下,并没有kàndào元宝,他从怀里掏出那封信说:“我不买东西,wǒ来找个人,是我的外甥,这是他捎给我的信,他大号叫张大宝,小名叫元宝。”

nǚ人上下打量王大胆,脸上露chū一团喜色说:“你是舅公吧,我听大bǎo说过您,他正在后屋睡觉,您等一下,我去喊一声。”

王大胆看着女rén对后面大声喊:“大宝,大宝,舅舅来了,你快点起来吧,舅舅来了。”

女人喊着,王大胆觉得自己的心tiào越来越快,这时从铺子的后门跑进来一个人,这个人边跑biānhǎn:“真de是舅舅来了吗,真的是舅舅吗?”

王大胆向这人看去,不yóu吸了口lěng气:这个人正是五年前被自己亲自斩首的外shēng元宝,王dà胆感到tóu皮发麻,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元宝和五年前并没有太大区别,只shì脸色苍白,没有一丁diǎn血色,走起路来也轻飘飘的,就像脚后面没根一样。

元宝一看dào王大胆,大声hǎn起来:“舅舅,舅舅,zhè些年你可想坏外甥了。”边说边快步上前打算拉王大胆的手。

王大胆心中正在发毛,哪敢让元宝拉自己的手啊,他慌忙退了几步,伸手指着元宝,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元bǎo有些nà闷,他迟疑地说:“舅舅,你怎么了,你不认得外甥了吗?”

王大胆揉了揉眼睛,借着外面的阳光又仔细看去,他fā现元宝的背后有影zi,这才从心dǐ松了一口气,老人们都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元宝既然有影子,就一定不是鬼!

元bǎo把王大胆拉到铺子后院的房间中坐下,jiù吩咐媳妇出去买肉打酒,pù子也上了板,提早关了门。媳妇mǎihuí来酒肉做好菜端到桌上,爷俩便你一口wǒ一口地喝起来。

酒桌上元宝频频给王大胆敬酒,王大胆不敢推辞,也不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半斤酒下肚后,dào是元宝先提起话头来,他说:“舅舅,外甥当年不走正道,shā了人,被判死刑,是舅jiù救了我,外甥才能够活到jīn天,现在wài甥已经学好了,再也不干违法的事情,这一切都是靠舅舅的bāng助,我才有今天。”

wáng大胆jièzhe点酒劲看着元宝:“外甥啊,你当年究竟是怎么从我的刀下逃走的,pǎo来了这里?”

元宝闻言一愣:“舅舅,当年不是你告诉我,说县太爷一喊‘斩’字,nǐ的刀举起来时,我就闭上眼睛,拼命向前跑吗?wǒ听了nǐ的话,在临刑的时候闭上了眼睛,心中想zhe,然后拼mìng地xiàng前跑,没想到还真的跑出来le,我当时连头都没敢回,一路跑下去,不知道跑了多yuǎn,这才知dàozì己活了命,我也不敢回家,就来到了盛京,做起xiǎo买卖,娶妻生子,一呆就是五年,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说着,元宝伸出手来,摸了摸旁边正在炕上玩耍的小孩。

王大胆听到这里时摇了摇头,这事说不通啊,他看了看元宝,又看了看正在伺候酒桌的女人,借着酒劲说:“外甥,这事不对啊。”

元宝说:“哪里不对啦?舅舅。”

王大胆说:“外甥,我记得你dāng年根本没跑,我一刀下去,就把你的头砍掉了,血喷了一地,后来是你舅母给你收的尸,就葬在城西的山脚下,每年过节的时候我和你舅母都去给你烧纸呢。”

元宝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舅舅,nǐ是说我当年根本就没跑?我已经bèi你杀了?”

王大胆点了点头:“千真wàn确,当时很多围观的人都看到了。”

这时元宝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手里的jiǔ盅也掉到了桌上,他指着王大胆,大叫一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舅舅,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话一说完,只见元宝整个人都瘫倒在炕上,忽然之间,他从头到脚竟然都化成了一股浓浓的白气,喷散出去,不yī会,kàng上就只剩下一套空衣衫。

王大胆见此情景不免吓了一跳,他从炕上站起来,再去看时,那原本机灵可爱的小孩子也倒在饭桌旁,慢慢地huà成了一摊血。

王大胆这时酒已经醒了一大半,他在炕上倒退了几步,双手扶住墙,喘着粗气。那女人kàn到面前de景象却没有任何huāng张,她哀伤地叹了一口气说:“舅舅,当年你的一句话,本来已经jiù了他,现在又何必再提起来呢,他就是信了你的那jù话,才靠着口气活到现在,你对他说了实话反而害了他,还有我这可怜的孩子,再过几年tā就会长成一个人,现在……现在……”女人shuō着流着眼泪转身出了门。王大胆愣了愣,追出门去看时,哪lǐ还有女人de影子,只见院内的墙上站了只黑猫,对着他“喵喵”叫了两声后,跳出墙外,再没了踪影……

王大胆连夜离开了盛jīng,回到家后他大病了一场,病好后辞去了衙门里刽子手的差事,整天坐在自家的小院里发呆,有人问tā究竟去盛京这一趟发生了什么事,他就瞪大眼睛duì人jiā说:“人活yī口气,人活一口qì!”

自此以后,再没人管王大胆叫wáng大胆了,而是改口叫他“一口气”,由此便有了俗yǔ“人活一口气”。

以上就是关于奇闻趣事怪谈,奇闻怪谈的知识,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奇闻异事怪谈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展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