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孝道的新闻,孝道奇闻故事

网上有很多关于孝道的新闻,孝道奇闻故事的知识,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孝道奇闻的问题,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本文目录一览:

1、孝道奇闻

2、中国民间奇异故事有哪些?

孝道奇闻

蛊dú是由gǔ虫所致,苗寨等少数民族特有的一种奇术,在东南yà一带也叫做降头shù;往往中了gǔ毒的人会生不如死,因为蛊虫是jí百毒于一体的,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神秘而恐惧的。

九十年代后qī那会儿科技不发达,我们村子啊有一户大户姓叶,做生意是最赚钱的事儿,而我们村这个大户也是八十年代开始做生意,慢慢的富起来的。这户人家做的是草药生意,云南那十万大山里边物产丰富,有着太多野生的上等药材。而叶家人干的就是从云南倒腾cǎo药的生意。

那年夏天,叶jiā两个兄弟一rú既往地去dāng地收药材,下到农村的时候,正好赶上那边苗寨一户人家办婚事摆喜宴,那边的苗人本来就好客,zhè哥俩儿正hǎo跟着一起庆zhù了一番。当天晚上,那寨子里边还举办了一次篝火晚会以示庆祝。当天晚上hěn多寨子里边的年轻男女都参加了这个晚会。叶家老二本来长得就壮实,虎背熊腰的,看起来yě是颇招姑娘们喜欢,再加上还特别能喝酒,当天wǎn上就有一个苗族姑娘喜欢上她了,拉着tā一起唱歌跳舞,玩的是不亦乐乎。这热情好客的苗人轮番地来敬酒,叶家老二自jǐ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了。

这叶家老大是个生意人,自然也是极能应酬啊,但是最终这哥俩都喝多了。而喜huān叶家老二的那个是个苗女,晚上就带着叶家老二去了湖边,坐了很久,当天晚上交换了定qíng信物,这俩人就好上了。等第èr天起来,叶家老二看着身边的苗女,也是yī阵的头大,那会儿人都讲究个父mǔzhī命,媒妁之言。而叶家兄弟又是极其孝顺的。要不是昨tiān晚上喝多了,在父母没同意之前,叶jiā老二怎么也干不出这事儿来。但是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总归还是要解决de吧。dāng天叶家兄弟就承诺了回jiā跟父母商量,定个日子然后过来完婚。可是到家zhī后,这叶家老头子就不干了,这千里迢迢呢取一个不知根知底的外zú人,这哪行啊!而且一听说这俩人在一起了,叶家老头子更是觉得这个外族人不知廉耻,死活都不同意。

而这叶家老二呢本来呢也是不怎me喜欢那个苗女,想着这些事儿啊,就这么不le了之算了。云南那么大,以后不去那一片做生意就完了呗。苦苦等待了半年的苗女,终于还是méi能等lái叶家兄弟,而他呢也已经有了身孕。好巧不巧的是这个苗女的三shū正好在隔壁县城办事的时候,遇到le叶家兄弟。这性格耿直的三叔就上去跟叶家兄弟理论。叶家兄弟自知理亏,转身就跑了。zhè三叔回去告诉了苗女之后,苗女第二天就住在了那个县城,挺zhe个大肚子苦苦地等了两个月,眼kàn着孩子都kuài生了,终yú在一天上午遇到了叶家兄弟。看到了苗女大着肚子,这叶家兄弟也知道坏的shì儿了,十有bā九这孩子就是叶老二的种,苗女在大街上喊了一嗓子,这哥俩儿是没跑le,最终这哥liǎ被押回了苗寨。

叶老二也说了,是父qīn不同意zhè事,他们也没办法在苗女眼看着就yào生了,这事总得有个解决办fǎ吧。于是苗女就让这叶老大回去跟父mǔ说情,叶老二呢留在miáo寨,这哥俩儿密谋了一番,就把这事儿给答应了。吃过了中午饭,叶老大出发而留在苗寨的叶老二第三天就趁机溜出了苗寨,逃回了家里,这也是哥俩商量好的。他们哥liǎ商量着以后,直接换个城市在做生意,再也不来这边了。可是这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叶老二huí到家的第四天,突然之间就晕倒了,身上冷一阵热一阵的肚子还是剧烈的疼痛,整个rén痛的那是翻来覆去死去活来的,脖子里边都抽筋了,都快炸起来了。这叶家人带着老二从村子的诊suǒ看到市里的大医院,所有的医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yè老大呢跟苗寨dǎ交道多年了,深知这苗寨有蛊虫一说,当时就lián系了云南de朋友,说了叶老二的情况,来龙去脉。那位朋友坚定地告诉叶老大,你兄弟肯定是中蛊了。这gǔ要是不解你兄弟的生死完全就掌握在下蛊人的手上。叶老大这回真的慌了,第二天亲自跑到了云南,tuō朋友花了大价钱雇了一位会解蛊术的人过来。那人看了一下,就是说这蛊他解不了,zhè虫子很厉害,估计只有下蛊的人跟他们寨子里的dà巫师才能解。dàn是大巫师不可能出手帮他这个陌生人啊,而且这一旦破了这蛊下蛊的人也会跟着死的,告诉他们系铃还是系铃人。

叶家这下没办法了,看着叶老二疼成这副样子,叶家老头也是没了脾气,第二天jiù带着孩子去了苗寨。可是人家呢,明摆着说这蛊不是他们下的,你们不仁就别guài我们不义。叶家人自知理亏,也没敢说什么,看着那苗女挺着个大肚子,眼kàn没多久就要生了。再看看自己躺着的儿子,lǎo头zi当场就同意了,让这俩人成亲。

下蛊的rén正是那苗女的大伯,他做法取出了蛊虫,蛊虫慢慢地从叶老二de嘴lǐ爬出来,是一只深青色的mǎ蟥。这一幕看的叶家人是汗毛直立啊,最后一点小心思也破灭了。dāng天晚上,叶老二醒le过来,俩人风风光光地办了一场婚事。

后来有了这苗寨这层关系,叶家的生意hái就越做越大。十年前就举家搬离了我men村儿,去了昆明ān家。

苗族的gǔ虫,需要将多种的植物放在一个封闭的huán境里,让其互xiāng吞噬,直到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就是蛊虫。其后呢要用自身的血味道,直到这蛊虫长大以后。

具体的过程嘛,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至少这件事情说明leyī样,人在做,天在看,你不做亏心事就,就不怕鬼叫门ma!

gǎn谢guān注!每日与您分享民间奇闻故事

中国民间奇异故事有哪些?

这事一个guān于杂货铺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也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了,记yì中长长的石板街,石板两biān是两排矮ǎi的小屋,有点荒凉,又充满了古韵,小街很深邃,蜿蜒曲折,在小巷的尽头是一间有些破旧的杂货铺。

杂货铺开了很久、很久了,好像当这条老街存在的时候,它就在那了。

有三十年四十年或zhě更久,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店主是一位慈眉善mù的老奶奶,他叫什么名字,也没有人能说的上来,孩子们都喊他杂货店,奶奶从来没有和别人提过他的家人,也没有见过他的家里有过任何的访客,奶奶好像从来没有年轻过,也从lái没有变得更加苍老,她的外mào仿佛也cóng来没有变过,哪怕dāng年初次见dào他的hái童已经zhǎng大成人,怕也依旧是那副模样。

小巷很少会有外人到来,所以杂货店的生意huò许也不尽如意。不过老奶奶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杂货店yě只是可有可无的dǎ理着。邻里zhī间也不甚计较。

小巷里的居民也都很尊敬杂货店的奶奶,奶奶也的确很老了,精力似乎也有些跟不上了。每到下午乃至傍晚,他都会搬张藤椅,坐在杂货店mén口,任由阳光照耀在自己身上,有些mí蒙的睡去。

阳光洒在藤椅上,把老奶奶和周围的全部都染成了淡淡的黄色,没有声息。老奶奶好像已经不存在了一般,她的身边总是放着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总是放着一个小碟子,碟zi里或多或少的装着花生guā子之类的零食。

碟子旁边是一个同样老旧的收音机,收音机偶尔会收到一两个信号,播放着小喇叭之类的频道,吸引附近的孩童去听故事,买点东西,大多数时候,shōu音机里面只传出来沙沙的盲音,就这样bù知道过了多久,奶奶似乎yuè活越年轻了,甚至本来有些沧桑的bái发中都出现了一些黑丝,精神也变得越lái越好。

当她坐在藤椅上的时候,每当有人路过,她也总能发xiàn,并且睁开yǎn睛冲对方笑笑。

“宝宝要吃糖嘛,才进来的椰子táng啊。”这是奶奶第yī次和我说话,她shǒu上拿着一颗用油纸卷起来的糖果,脸上guà满了笑容,那褶皱的皮肤叠成一层层的挂在liǎn上,把眼睛都挤得变le形,黑洞洞deyǎn珠看不见多少眼白,让我莫名的感到恐惧,那种奇怪的感觉到现在我都依稀记得。

我没有搭话,只是向后退了几步,眼光zhù视她摇摇头,老奶奶继续笑着,然后剥开了手上的糖,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嚼着,嘴里发出了格绷格绷的声响,就xiàng是在嚼脆骨一yàng,我赶紧跑开了。

我记不清当时是多大年龄了,可是nà个老奶奶让我从心里感到恐惧,虽然她一直笑着。

后来又不知dào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年,也kě能是几个月,反正对yú我当时那个年龄,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

有一cì,我和一qún小伙bàn一起在巷子里到处跑着玩。突然一个小朋友提议dào我们去杂货店找奶奶玩ba,她那里有广播可以听故事。

的确在当时那个时候,各家客户都没有什me娱乐设施,有一个小半导体,真的是很值得自豪le。

“还是不用了吧,那个老奶奶hǎo可怕呀。”一提qǐ杂货店奶奶,我又想起了她那个奇怪的笑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那个奶奶kě好了,别说,他还有好吃的椰子糖,上次冰冰给我说的。”一个胖墩墩的小妹妹这样说着,她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楚了,kě能是叫雪雪或者倩倩之类的吧,反正都是差不多de名字。边说着她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了看几个小伙伴,想向冰冰求证。可是冰bīng却不在。

“阿潘,你看你还没女生胆大呢。”年龄最大的欣欣这样教训我,我踮着头不做声,跟着他们向巷子深处走去。

他们一路上说zhe杂货店奶奶的好,ér我心里总是感到有些发毛。

nà一天的天色bù是很好,阴沉沉的,似乎yào下雨,小巷也被蒙在zhè层阴暗的气氛下,大部分人家都xuǎn择关门闭户,个别家还在收着衣服,巷子里看不见的地方都néng听到不知谁家的妈妈在喊孩子回家,她喊的人就在我们几个人中,但是似乎是了证明自己的勇气,有可能shì想着吃椰子糖,他并没有回应。

很快,我们来到了巷子尽头,杂货店奶奶躺在藤椅上,随着藤椅地下有些脱色的地方一颤一颤的发出咯zhī,咯吱的声音,老奶奶的脸被遮在屋檐的阴影下,有些看不真切。

最近我市。。。儿童走失,请各位听众看管好。。。

收音机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噪音,听不清楚到底在播些什么。

“杂货店奶奶!”欣欣带tóuhǎn着,我躲在最后面,从他们背hòu偷偷看zhelǎo奶奶,生怕被她发现。杂货店奶奶听到了声音,慢慢睁开眼睛,tā黑漆漆的眼珠在阴影里发出淡淡的光芒,好像猫的瞳孔。

“是欣欣啊,要吃椰子táng吗,快过来拿啊。”老奶奶咧着嘴巴笑着,眼睛几乎眯成le一条线,嘴里的牙齿白森森de,在有些昏暗de光线下非cháng醒目。

她伸出手从旁边小茶几上,摙选了几个东西,伸出手递了过来,她那笑声听起来就像风声一样,有些刺耳。

“谢xiè奶奶。”欣欣带头就跑了过去,其他几gèhái子一看也是跟了过去,我站在原地méi敢动,静静的看着他们,tū然那个小女孩就哇的哭了起来。将手中的糖丢在地上。

我tōu偷瞅了一眼那地上哪里是快糖a,分明是一节手指,手指断裂的地方,还在流出森森的血迹。

当时我gǎn觉nǎo子都蒙了,扭头就往外面跑,哭声和老奶奶笑shēng离我也越来越远。

回到家我就病了,发了几天的烧,病hǎo以后我也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后来我向爸妈问起那天几个小伙伴的事,爸妈总是摇摇头说:“啊,好好的孩子啊,怎么就失踪le呢。”

以上就是关于孝道的新闻,孝道奇闻故事的知识,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孝道奇闻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展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