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人间奇闻轶事,奇闻轶事—

网上有很多关于人间奇闻轶事,奇闻轶事—的知识,也有很多人为大家解答关于人间奇闻轶事的问题,看百科为大家整理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让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本文目录一览:

1、人间奇闻轶事

2、推荐一些关于孟婆的故事吧!

人间奇闻轶事

莫名其妙的神医

夜已深了,巴西参议员比当古却还在海伦旅馆的床上痛苦地呻吟着,昏昏沉沉难以入睡。严重的肺癌正折磨着他,可是明天却有个重

要集会等着他去演讲,他暗暗祈祷,愿自己能挺住。

突然,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灯“刷”地亮了起来,比当古挣扎着撑起身来,不由大吃一惊: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一步步地向他走来。这不是明天要和自己一起去参加集会的阿里戈吗?平时温和善良,怎么今天手里执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剃刀。

“天哪,阿里戈,你这是干什么?”比当古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只听平时讲葡萄牙语的阿里戈,此时却操着低沉的德国腔说:“情况紧急,亲爱的,不能再等了。”说完,举起闪亮的剃头刀就向比当古刺去,比当古一阵晕眩,昏了过去。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他恍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人却感到格外轻松。蓦地,那可怕的一幕在记忆中出现,他低头一看,睡衣被割破了,胸口有一道明显而平整的切口,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第二天,比当古一见到阿里戈,就说起昨晚的事,没想到阿里戈满脸困惑,茫然地直摇头,比当古连忙把自己的伤口指给他看,阿里戈还是记不起是怎么回事。不过,阿里戈总觉得自己近来时时被一种奇怪的幻觉困扰着,他但愿自已没有做伤害别人的事。

阿里戈的茫然使比当古越发觉得事情的不可思议,集会讲演结束,他当天就飞到里约热内卢,医生检查下来的结论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比当古肺部的肿瘤被完全切除。比当古把自己昨晚奇特的经历告诉医生,医生怎么也不相信。

两天后,同样奇特的事儿又出现了一次。那是阿里戈开完集会回到自己家乡的小镇上,得知一个好友的妻子病危,就要去世了,他匆匆赶到好友家里,只见牧师刚刚主持完病人的临终仪式。阿里戈心里好不伤心,默默地站在病榻前,低头做着祈祷。就在此时,忽然他觉得脑袋一阵刺痛,眼前模糊一片,他不由自主猛地冲进好友家的厨房,拿起一把刀就奔回来,向病人的腹部刺去。没等屋里的人惊醒过来,病人肚子里一个血淋淋的大瘤已经被阿里戈用力地拉了出来。

病人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了,人们纷纷来找阿里戈就医,奇闻轰动了整个巴西,世界各国医学界也为之震惊。不久,美国西北大学晋哈里奇教授率领一个科学小组,专程来到小镇,访问阿里戈。他们亲眼看到,几百个满怀希望的病人等候在阿里戈家里,对于许多病人,阿里戈几乎看也不看,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出一张张药方。有时他示意病人靠墙站着,把小刀在衬衣上揩一揩,就进行手术,没有麻醉剂,不用催眠术,不消毒,伤口也不用缝合。

面对这不可思议的场面,晋哈里奇教授惊讶万分,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作为信奉科学的医生,是断然不会相信的。怎样才能使自己和等待着他的美国同行相信这不是幻觉呢?晋哈里奇教授决定用现代化的录像设 备来揭示其中的奥秘。

这天,他像其他病人一样站在阿里戈面前,只见阿里戈忽然拿起一把巴西折刀,准确无误地向他左肘内侧刺去。还没等晋哈里奇感觉到什么,他左肘内一个脂肪瘤已经被摘除了,只留下一个愈合了的切口。

奇迹,这简直是奇迹! 晋哈里奇一遍又一遍地放映手术录像,然而,从切开皮肤到排除脂肪瘤,总共只有五秒钟,动作之快实在无法辨认,手术惊人的敏捷和准确,其熟练程度远远超过了经过高级训练的外科医生。

那么,阿里戈的医术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对此,阿里戈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觉得出现幻觉时,有一种奇特而又强大的力量驱使自己不由自主地去行动。后来他渐渐意识到那种力量来自于几位很有名的医生其中经常出现在脑子里的是德国 1918 年去世的医生阿尔福·弗里茨。

这究竟是“鬼魂附身”还是“精神外科术”?医学专家对阿里戈现象迷惑不解,这个谜至今仍等待着人们去探究。

上期谜底是谁把朱莉叶的手放到被子下面去的?勃朗特警官正是据此对马丁的话产生了怀疑,从而一举侦破惨剧真相。

推荐一些关于孟婆的故事吧!

传说中有一种水,喝了就会忘记,忘了所有的怨恨,忘了所有的不平;也忘了,所有的好,所有的爱……

这不是传说,是事实。因为我就是这水的主人——孟婆。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座桥上的,只知道这桥叫奈何桥,这桥下的河叫忘川河。用这河水熬成的汤可以让人们忘了自己的痛苦记忆,重新开始新的自我。可是,发明这汤的人不是我,我只是很不幸的成为了汤的第一个牺牲品,又很不幸地被任命为卖汤的鬼域使者,才有了“孟婆汤”这个药名的由来。

许是最初的汤药量放得少了点,在我的记忆里,便残存了那么一点淡淡痕迹,总在不经意间忆起一个片断:一个阴霾密布,风雨交加的夜晚,在一片树林里,有一个男人苦苦地追着我,叫着我的名字,让我跟他回家。电闪雷鸣中,我看不清他的面孔,也想不起他是谁。也许,他是我爱过又恨过的一个人,可那碗汤,让我遗忘了我的记忆。我再也回不到以前。

整夜整夜的闪电,整夜整夜的雷鸣,震得我心神俱伤,他始终忽远忽近地如影跟随,哀伤凄厉的呼唤直逼耳帘,任我怎么躲都躲不过——我不知道我的前世究竟欠了他什么,他要像索命鬼似的来骚扰我的安宁——我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想要知道他是谁,即使那将带给我无比的痛苦,我也甘心承受。

一天又一天,我的探询毫无结果。我渐渐变得郁郁寡欢,终日静坐于桥上不言不语。直到那天我在奈何桥上遇见一个前来喝汤的医生。他告诉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总会有痕迹,即使忘却了,也还会有一点点残存。今天的人类,文明在高速发展,科技也在高速发展,植物人都可以被爱唤醒,失去记忆的人,自然也可以通过大脑手术找回自己的记忆。至于我,一个普通的鬼域使者,要想唤醒记忆,大概只能寄希望于当初情景的真实再现吧。倘若找回来的是痛苦的记忆,那又何必呢?他恹恹地说完,眼睛一闭,喝完了汤,一滴泪悄然滑落,他木然地转身,了无牵挂地慢慢走向鬼门关 。

我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心突然就痛了起来,这个世界总是这样的颠倒错乱,我找记忆,他刻意忘情;我满心期待,他却满怀颓废;不论我们怎么做,总也不能轻轻松松地由着自己,痴怨哀伤便四处蔓延。如果这个世界可以少一些复杂感情,也许,我们真的会过得很满足,虽然简单却也快乐。只是,一切都只能是如果,生活还得按着它自己的规律从容前行。在这样的时光流逝里,我却是再也再也不愿喝孟婆汤的了。

在奈何桥的日子呆久了,我更深地了解了没有记忆的痛苦。看着那些曾经倾心相爱的情侣,在喝过汤之后,形同陌路,没有一丝一毫的牵挂,没有一分一秒的眷恋时,我总忍不住要心痛,原来所有的爱恋终敌不过一碗汤。我便为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分离而痛心疾首。

我多么地希望他们能够忍住饥渴不喝这绝情的汤啊。只要他们不喝,他们就可以留在鬼域,做一对地狱鸳鸯,永不分离。虽然不再是人,总还可以相守生生世世。可是,没有。他们全部都敌不过欲望的诱惑,心甘情愿地喝了汤。我的心在滴血啊,一滴一滴,是那么的响亮、清晰,打在我的心上,落在我的梦里。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失去了记忆,就意味着忘却了爱?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没有了爱,他们的生命将是一片荒芜,他们的世界将是一片空白?就算能转世为人,忘却了前世,终不再记得前世的爱人,千般情,万般怨,宛如云烟,消散了无踪,又有何情义可言呢?

奈何桥上的日子实在是很单调而又枯燥的。每天都有很多人前来喝汤,无一例外是困乏疲惫的神色,风餐露宿的倦懒,满脸的饥渴,涌到卖汤的地方,端起碗拼命往肚子里咕嘟咕嘟地灌。每天都有很多人被押解着去投胎,无一例外是茫然的神色,空洞的目光,带着孩童般纯质的笑,以一种僵硬的姿态慢慢踱过望乡台,进入轮回隧道,慢慢变小、再幻化成人形,坠入红尘。生命就这样简单而从容地一轮一轮重复着。没有一丝生气,也没有一点快乐,我就那样木然地守着孟婆汤,坐在奈何桥上一天又一天百无聊赖地过日子。

在奈何桥上,称得上是我朋友的只有黑白无常。也只有黑白无常来了,我才可以稍微地展一下眉头,轻笑几声。世人眼里凶神恶煞般的黑白无常其实是一对很可爱的双胞胎兄弟,他们总在押解鬼魂到鬼门关后,跑到我面前来帮我卖汤,跟我说人世间各种各样的奇闻趣事,逗我开心,也常劝我:“姐姐,对魂灵不要太心软,他们要喝汤就让他们喝呗,反正阎王只是看人头点名画押转世的,人头越多,我们的报酬越多,何乐而不为呢?”可是,我却做不到硬下心肠主动叫他们喝汤。他们便总笑我太心善,没有一点鬼魂的气质,他们搞不懂阎王怎么会让我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守着这入关的唯一通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阎王掌管着世间的一切生老病死,哪会有时间特意安排人守桥呢,或许他只是大笔一挥,便钦定了我的使命吧。就像一阵风,轻轻翻过一页书,那绝对是很偶然的事情,不会有其他。黑白无常却很不以为然,笑着打趣我:“不一定哦,前一段时间我们押魂灵到阎罗殿,阎王还曾问起过你哦。”我忍不住要笑:“怎么可能,阎王根本就不认识我。”

不久以后,由于我的心软,奈何桥上终于出大事了——我故意放走了一对誓死不喝汤的情侣。那是我感觉最快乐的一天。我终于看到了人世间的真爱!这个世界真的有爱情存在,不因诱惑的存在而改变,不因环境的恶劣而改变,不因身份的改变而改变,同样也不因马上要转世投胎而有一丝一毫的更改!他们简简单单的十六个字“执手之手,与子偕老。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将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我没有理由不帮他们。

我不知道我的罪孽已然种下,而犯了天条的鬼域使者是注定要下到十八层地狱接受炼狱的。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阎王居然亲自前来缉捕我。当我在无常的帮助下,匆匆逃离奈何桥的时候,瓢泼大雨骤然而下,电闪雷鸣中,我找不到归家的路,我不知道我还可以逃到哪里。风吹乱了我的发髻,雨浇湿了我的衣裳,我在雨里笑,亦在雨里哭。我再也不要卖汤,我再也不要摧毁别人的记忆,我再也不愿当那个世人眼里所认为的只想着毁灭别人的深情的恶婆娘。我终于累了,一个人卷缩在忘川河边的巨型石壁下,无声地轻轻啜泣。

在那里,我听到了梦中的那个声音,他在焦急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温柔:“孟儿,孟儿,快出来啊。”不像是在梦里,更像是在身旁,石壁之外的空间里。我突然忆起了我的爸爸,我的小时候,爸爸就是这样叫我的啊。“孟儿,孟儿,你在哪里啊?”呼唤依然在继续,若有若无的游离在我周围,似乎触手就可及。我却不敢现身,只将身影蜷缩得更紧了。一道电光喀嚓落地,又伴着一声巨响的雷鸣。脑子里突然跳出另一幅画面:我在风雨中奋力奔跑,身后,一个年轻男子的尸体,鲜血洒满一地,旁边弃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刀尖上的血一滴一滴,红得触目惊心。我一阵眩晕,撕心扯肺的痛漫过来,杀他的人居然是我。

我疯了般冲了出去,孤独的一个人,在风雨中颓然而立。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是阎王。一道电光不失时机地自天穹划过,我记起了刚才记忆里新浮现的那个人的背叛,那个人的狠心,还有他的绝情。他的话真真切切响在耳边:“我不会娶你的。我从来都不曾爱过你。你这个蠢女人。”我绝望地掏出匕首刺了过去,爸爸一声凄厉的呼唤响在身后:“孟儿,不要,快回来。”风雨打在我身上,我疲惫地往前跑啊跑,一阵天旋地转地晕,我仰面倒了下去,依稀听到爸爸的声音始终在后面。

我的心冷得发抖,原来我只是一个弃妇。我拼尽全力想要找回的记忆居然是这样的残忍而凄然。我一脸悲哀的看着阎王,就那样呆呆地站着,等着阎王的逮捕,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只听阎王无限怜惜、轻声唤道:“乖孟儿,快过来。跟爸爸回家吧。”那声音,那神态,是那么的亲切,又是那么的熟悉。于是,我知道了我的前世,阎王就是我的爸爸。顿时无限委屈涌上心头,我掩面而泣,哭倒在他面前:“爸爸,是我亲手杀了他。是我杀了他啊。”爸爸满脸的心疼跟慈爱:“生死自有天命,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他的死是上天的安排。”“可是,我怎么会这么恶毒呢?”“一切都过去了,不是么?乖孟儿,跟我回阎罗殿吧。”“可是我还犯了天条。”“没有关系,有爸爸呢。”我哭了,泪如雨注:“爸爸,我想喝孟婆汤。”“乖女儿,我再也不让你喝孟婆汤。”

多年以后,当我自炼狱归来,奈何桥上已没有了我,取而代之的是传说中的真正孟婆。我留在了爸爸的身边,做了一个最最普通的生死簿抄写员,不再有怨恨,不再有情殇。能守住身边真真切切的真情,我已经很满足了。

以上就是关于人间奇闻轶事,奇闻轶事—的知识,后面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整理关于人间奇闻轶事的知识,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展开全文阅读